現在說這個實在是有點太晚了,但無所謂


清新之旅玩了三天
我發現我不太是一個能獨處的人
我不是指不能獨立或感到寂寞的原因
是一個人的時候會想太多事
多到超過能負荷的範圍
會不停地注視自己或人性醜惡的地方
因此世界就變醜了


走在夕陽面前
走在田野的小馬路上
走在一群溫暖背影身後
走著走著,好平靜好舒服的傍晚
心底有種很沉默的害怕
「這群人會在身邊多久?」
這種問題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是因為分班
第二次出現,是碩彥問我「畢業之後要怎麼辦?」的時候
現在是第三次,突然地很想念第一次班遊
又半年了


第二天晚上我們在民宿外聊真心話
不是高中生的無聊遊戲,是真的發自內心在挖掘可能自己本來都沒想過的問題
其中有一題是,我的夢想


我的夢想是當一個建築師,
不用很出名但有個很美的工作室,
還有正常且穩定的收入。

然後我希望世界上的每個人都可以無所顧忌的說出自己心裡的感受。
當你喜歡一個人你就可以大聲的告訴他我喜歡你,
當你對他的愛減少時你也可以放心的讓他知道,
因為你們都很成熟。
當你對一個人或一些人的情感或付出改變的時候,
不用在意別人的評論,
不用擔心別人對你改觀,
這樣的世界會是自己的,
每個人都很成熟 ,所以很少人會受傷。

 



但是這樣的世界存在嗎?
不存在。

我知道,
所以我說它是夢想,
一個我寧可帶著它埋怨世界也不願放棄的夢想。




昨晚三點多耳機裡的音樂沒有停止,放下小說關了燈側躺在枕頭上的我,
覺得人類無能,處處依賴別人
當我發現自己的悲慟是自己強迫自己的時候,像個被虐狂一樣
那時候,我決定放棄求救了
或許成為被虐狂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需要溫暖吧
偽裝成既軟弱又失去希望的人
渴望幫助,得到之後卻又蹧蹋它們
明明擁有的已經夠多了
原來被虐狂不配被施與甜蜜
他們不懂得品嚐,像野獸一般




然後早晨一下就到了,我覺得我才睡了兩三個小時
果然,手機顯示七點多
失去控制的用力拉起棉被把自己蜷縮悶住
再醒來的時候是十點二十九




結果世界還是在轉
昨晚的害怕消失到哪裡去了
只記得幸福是虛無縹緲的肥皂泡泡
還有自己是個被虐狂
不配擁有什麼
像個野獸


我發誓在病好之前我不再求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葵 的頭像
海葵

海底世界

海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