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的午後意外發現了兩個學長的網誌,我的腦袋就這麼被咚、咚兩大巨響擊中。
從他們口中吐出來的字字句句,總是那麼真實,似乎只要踏出一小步就能領略其中。
但當你踏出那一步以前,它們永遠隔著一層紗。





今天以前我總是寫抽象飄邈的文章,或者說它們根本算不上文章,只是一小段一小段文句拼湊而成的意象。
雖然話說回來,對於看了他們的網誌而決定讓自己轉型這件事,是有那麼點不道德,但我終於知道爬這種長文是怎麼樣的快樂。
就好像小松鼠沿著長頸鹿的脖子終於爬到牠頭上那種感覺,或者說長頸鹿先生牠的脖子長得能讓頭探出雲朵的那種驚奇。
同時,也希望他們不會介意啦。







最近覺得忌妒也許並非壞事,雖然我心情就好像綁了大石頭從長頸鹿的頭頂往下一摔。
但把這些當成促使進步的原動力,可能遠比為了熱情而努力來的有效而快速吧。
只是在這其中我很可能永遠都與快樂擦身而過。
就好像看一齣早已知道結局的悲劇,卻還是莫名的追隨,全神貫注。







鬱鬱寡歡。
寫著寫著又回到我的tone調。
一個沒有星星的晚上過了半,我異常期待明天的艷陽,回到如孩子一樣的盼望。

各位端午佳節快樂,我要好好整理自己。
希望下禮拜回來可以是一個新的我。
一個曾減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葵 的頭像
海葵

海底世界

海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