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會消失。
只是我沒想到會這麼輕易地,消失。
就跟當初和你們的花火碰個正著一樣驚訝。








「真是條癲頗的山路。」我心想。

並以一種既平淡冷漠,又些許殘忍的眼光回頭顧盼著。
想想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竟在過了一年又走了數個月之後,回想起當初那攤早已乾劣帶著暗紅的血,思考著那一攤血的意義與結局。
而它們卻都不是我骨子裡流出來的。








「一直都相信這種事會有報應。」我再度思索著,同時換了不同角度觀看著報應。
因而我失了一種毛骨悚然與愧疚感。

到最後只會剩同情,原本的它則會消失。








很多事情一夕之間就會改變的,就像當年的那攤血來得那麼無法預測。
所有的預兆都值得被在意,但顯然還是有很多預兆來得無影無蹤。
究竟是一槍斃命來得殘酷,還是慢慢腐蝕來得痛苦。







我只是不想再次目睹鮮血與淚水的洩洪。
而我正在岔路抉擇上。

「對於它的消失,我還是善良的。」我確信。
「畢竟這只是報應,有一天會輪迴。」我也曾驚訝自己會這麼說。















也許幾天後,我仍繼續著原本空殻的生活。
鮮血的故事也只會在夜晚來找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葵 的頭像
海葵

海底世界

海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